幕后策划,众筹项目分包创意:穹顶之下的“互联网”

时间:2016-10-21 浏览:35

  

2月28日上午,人民网发布了《柴静调查:穹顶之下》的专题和专访柴静的文章。由此引爆了公众对该纪录片的关注和对雾霾的讨论。中午时分,《穹顶之下》上线腾讯视频、优酷网、乐视网等各大视频网站。《穹顶之下》是一部时长103分钟的纪录片,由前央视著名主持人、记者柴静自费拍摄,聚焦雾霾及空气污染的深度调查,主要针对什么是雾霾、它的形成及解决出路,进行了比较深入的记录和剖析。


对此刚刚履新的环保部部长陈吉宁主动选择与媒体见面,座谈会上,陈吉宁对近日引起关注的柴静雾霾纪录片《穹顶之下》表示赞赏,称其行为值得敬佩。陈吉宁说,柴静的纪录片也恰恰反映了新媒体时代,政府、社会和媒体之间如何互动的问题,应共同把大家的环保意识提高,推动环保工作的发展,来面对“我们今天恐怕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的环境的挑战”。


笔者认为,《穹顶之下》每一部分都体现了,互联网,也就是我们曾经无数次呼喊,很多人口中不绝的“互联网思维”,更是某些人的谋财之道,然而,真真落实的有几人,穹顶之下,“柴女”,让我们过了“一把瘾”。重新用“互联网思维”来解读一次媒体,新媒体在这一刻闪耀苍穹。


一、渠道发行,视频网站全网覆盖


腾讯科技统计了下,截至2月28日20点30分,纪录片在各网络平台已累计播放超过3500万次,两天的时间,视频就破亿。而在3月2日,新浪微博的热门话题#柴静雾霾调查#的阅读数已经达到3亿。2月28日,柴静纪录片《穹顶之下》21点13分播放量统计:


腾讯:3596万,34935条评论
优酷:481万,10835条评论
乐视:325万,46条评论
搜狐:95万,261条评论
土豆:36万,2380条评论
凤凰:24万,9条评论

爱奇艺:1.8万,21条评论


据不完全统计,在《穹顶之下》发布12个小时候,其点击量已经突破了600万次,评论超过1.2万条,并以每小时新播50万次的播放量迅速增长,创下严肃题材公益类长视频的播出记录。根据最新的数字统计,截至3月2日上午9点30分,《穹顶之下》在国内各大视频网站的总播金融众筹放量即将突破2亿万次。


爱奇艺平台:点击量为1134万次
优酷平台:点击量2950万次
乐视网平台:点击量1264万次
腾讯视频:点击量13200万次
凤凰视频:点击量488万次
搜狐视频:点击量488万次

土豆平台:点击量406万次


此次《穹顶之下》完全突破了传统的纪录片模式,采用新媒体全网覆盖,而不是通过电视、广播等传统媒体。传统媒体在本次发行中只是起到了对该事件的行为的公益性、正当性进行背书,利用传统媒体的权威性,进一步推动放大事件的影响,此种手法与我们过去所熟悉的模式完全不同,不要忘记柴股权众筹平台静的背景,她本身就出身于央视这一传统媒体的巨头。本次渠道发行的模式既是《穹顶之下》项目的创新,更是柴静及其团队对其曾经辉煌的传统模式的自我否定,相信未来的示范效应将无可比拟。


本次《穹顶之下》的发行既是柴静及其团队的胜利,也是各大视频网站的狂欢。在视频网站受制于高额版权、带宽、盈利模式等困境之时,《穹顶之下》无疑给各大视频网站注入了一剂强心剂,当春晚被摇一摇、抢红包所宣兵夺主时,《穹顶之下》是否又一次吹响了视频网站,尤其是移动互联、视频新境界的号角,值得期待。传统渠道如果不追随潮流,只怕就如海鸣威的那部名著《战地钟声》: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s tolls ?


二、内容制作,锤子老罗全力支持


在内容制作上更可以看到其互联网的属性与基因,既有其创始的《看见》团队,

如:主编范铭、制片人李伦、编导郝俊英以及摄像团队等。按名单分析,其主要负责拍摄、文案,是幕后主力。更重要的是老罗,罗永浩以及他的锤子团队。中许岑、东东枪、欧阳念念都是锤子的员工。有人说“演讲的场位是罗永浩指导的”,然后许岑、欧阳念念都是负责 keynote 制作,看样子整个TED式的互联网风格的发布会都是由罗永浩团队决定。而且还有大批微博、公知调查记者圈中的大佬加入,如史航、土摩托、丁文山、汪韬、袁凌、黄章晋、杨潇等人充当外脑。


整个拍摄,文案、制作、外脑都与互联网思维紧密相连,可以看出这既是一次环保的公益行动,也是一次互联网思维在传媒领域的跨界逆袭,就像一把“老罗的锤子”般,虽然内容上并不是绝对的创新,但在细节和流程上绝对是互联网思维的一流水准,恍惚间更有一种苹果发布会,乔布斯归来的感觉。


三、现场特效,苹果乔帮主再附体


根据在录制现场的南方周末记者汪韬的叙述,这是一场“秘密”的演讲:“2015年1月27日晚上11点,白色丝质衬衫,浅色牛仔裤,平底皮鞋。柴静以一个母亲普通的装扮,完美地完成了演讲。无数台摄像机,黑色大屏幕,全程无人发微博、朋友圈,我坐在小剧场的地上,和数百人,静静地、秘密地观看了这场演讲。”

乔布斯的讲演总是给人意外,其轰动效应全球数一数二。讲演之所以能达到这种效果,正是源于乔布斯几近残酷的完美主义。每次演讲前,工作小组会从公司内外搜集充足的视频和图像,从中选出最满意的给他。乔布斯会毫不留情地砍掉其中的大部分,以至于工作小组不得不数次返工。虽然有些不可理喻,但是最终拍板定下的资料是最棒的。


乔布斯第一次展示他的Macintosh 电脑就是在TED舞台上,而柴静的《穹顶之下》带有浓重的乔布斯风格,它正是采用了TED演讲形式,大屏幕代替了传统读报时代主持人手边的小屏幕,现场观众不再是节目的陪衬,而成为真正的“场景”中的人。这种形式,让演讲以更加有冲击力的方式展现在观众面前,无论是演播现场的观众,还是屏幕之外的观众,都能收获真实感。


据说这其中现场指导更是有老罗亲自登场,“胖版的乔帮主”又一次在现场用苹果的方式复制了乔布斯的精神。柴静及其团队完美的将乔布斯对细节的追求应用于现场的点滴,无论是舞台的灯光效果,柴静的走位,镜头的调动,keynote的展示,甚至每一个视频,每一个图片,每一个数据都让我们恍惚间感到乔帮主附体,互联网精神的教主就是乔布斯。柴静及其团队用向其致敬的方式诠释了一个环保的话题,也许乔帮主泉下有知也会嫣然一笑,在中国的舞台上除了“雷布斯”“罗帮主”之外,又来了一位女版“柴布斯”。


四、幕后策划,众筹项目分包创意


本次项目的策划,也充分体现了体现了互联网思维,先看看柴静的朋友圈。


罗永浩:锤子科技创始人
李伦:原《看见》的制片人
汪韬:《南方周末》绿版记者,探究中国大气的第一记者。
袁凌:著名调查记者,曾发表过数十万字小说、诗歌,出版诗集《石头凭什么呼吸》。
史航:编剧、策划,影评人。
东东枪:文字/创意工作者,网络红人
丁文山:湖南卫视频道声音形象代言人,和柴静相熟于湖南卫视时代。
郝俊英:《看见》“三剑客”之一,著名编导。

土摩托:三联生活周刊的专栏记者


其策划既有原《看见》团队的范铭和郝俊英出身央视的铁磁闺蜜、新闻“三剑客”,也有资深制片人李伦,更有平面媒体、《南方周末》的资深记者等横跨电视、平面、网络等多个行业,柴静这种项目模式正是互联网艺术众筹下面的模式。既通过不同的群体,用共同的追求,用同一项目将其整合,群策群力,从创意、策划到制作、修改、发布都按照互联网发散而后聚合,去中心化而又引爆热点的模式进行,这也将成为国内影视传媒众筹项目的一个成功案例,相信背后的故事还需要我们细细品评。


五、最大亮点,大数据落地动人心


《穹顶之下》最大的亮点是什么?笔者认为,就是将互联网,尤其是互联网大数据运用到了极致,大数据真正的落地,在整个过程中多次使用表格、图形、地图,用数据的可视化,信息的图形化,知识的表象化,科学的拟人化,动情、动理,在每一个分秒钟透出了大数据的力量。


整个过程中大数据的运用无处不在。其开场就通过数据来演绎故事,用数据再现当年的情景,用数据来阐述情怀,过程中更是引用权威报告证明结论,用死亡数据引起重视,用数据的相关性、悬念性来揭示问题的严重,用数据来证明行为的范畴,用数据来表述大众的误区。


从数据的来源上也体现了其多样性,既有权威专家的背书,也有权威报告的结论,更有视频展示的精准。


从数据的收集整理上,我们可以看出柴静及其团队一定充分运用了庞大的互联网检索,也动用了其传媒人的强大朋友圈及人脉。中国人往往不善于用数据说话,正如黄仁宇先生所说,中国的问题就是能否用数据进行管理。无论是《万历十五年》的大明王朝,还是而今的互联网时代,国人最欠缺的恰恰是对数据的尊重,对数据的运用,对数据的整理,对数据的挖掘。大数据不应仅仅是个概念,大数据也不应仅仅是种营销手段,大数据真正应当成为我们的一种行为习惯,思维方式,唯如此大数据的时代才真正的降临,唯如此国人才能在这个时代抢占先机。


六、发布时间,互联网打虎节奏


本次发布正如去年很多互联网营销事件一样,比如“超级课程表的余佳文”、Duang等都是在周五发声,形成星火效应,造成受众的期待,吊足胃口,而在周末真正发布,形成事件,就连中纪委也充分利用这一互联网特性,尤爱在周末和节假日发布打虎信息,让民众充分参与,但又给其较长的冷静与思考期,这一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发布模式被柴静及其团队娴熟运用,而且在最近热点欠缺期,在环保部长刚刚履任,两桶油即将合并的消息盛传,在两会召开之前,在春节长假人们思想相对松懈之时推出这样一个全民话题、公益主题,真是千钧一发,扣动扳机,《让子弹飞》!而绝不是《一步之遥》,真真的《智取威虎山》!


七、未来走向,自媒体春天来了吗?


柴静脱离了央视的平台,用一种互联网的自媒体方式华丽转身,重新复出使我们看到了自媒体的力量,自媒体既不同于传统媒体的机构化、平台化,也不同于原有的互联网大V发生,笔者认为,如今的自媒体应该是团队+众筹+创业+媒体+…… =全媒体。传统的模式已经无法适应如今的移动互联时代,碎片化的时间,甚至让柴静及团队,甚至将一个完整的纪录片截成了八个小的主题,至于朋友圈中刷屏的各种视频版本更是五花八门,互联网时代不再需要长篇累牍,更需要的是亮点、热点中的一鸣惊人与画龙点睛。柴静并未放弃传统媒体,而是充分的利用传统媒体的绝对权威,将新媒体的爆点与传统媒体的强悍相结合,引爆了广大国人的“痛点”。自媒体的春天来了吗?笔者认为每个自媒体人能够学习柴静及其团队的互联网思维,互联网模式,在现有的社会及体制下同样能够找到春天般的感觉。冬天已过,春天不远。


上一篇:众筹失败案例分析之众筹如何不“众愁” 下一篇: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亟需股权众筹加入